首页

North Latitude 48°

时间:2020-02-27 03:23:54 作者:嬴锐进 浏览量:9968

  “还不是你惹的!”曲离的口气有些恶狠狠:“敢让我妹妹掉眼泪!你给我等着!”

  “没事!”钱浅捂着眼睛又哭又笑地冲阎景玉摆摆手:“我就是……别理我……哭一哭就好!你别理我哥,有我在,他不敢打你。”

  “小桃子!”愤怒的曲离一声暴喝:“还没嫁人你就急着胳臂肘往外拐!对得起我嘛!”

  “哈哈哈哈……”一旁看热闹许久的墨无影和赵曦和瞬间笑成了一对儿傻瓜蛋。

第709章:侠女,我就是个卖力气的酱油党(84)

  其实阎景玉突然变成男人这件事,赵曦和受的打击也挺大。他觉得自己简直蠢破天际!同行那么久了,他居然没发现任何端倪。然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之前还鼓励自己的兄弟诸葛流风追求阎景玉来着!!回想起自己做过的事,赵曦和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

  更让人受打击的事,这位与他同行了很久的女装大佬,居然就是江湖传闻已久的阎家遗孤。这事儿怎么就没人想着提醒他一声呢?!阎景玉也就算了,人家身负血海深仇,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大家萍水相逢,一开始相互不信任也是应该。可是曲离呢?!有这样不相信兄弟的吗?!

  赵曦和同样将幽怨的眼神投向曲离,看得曲离眉头一跳一跳:“你看什么!有重霄剑继承人每天跟你切磋,你占了大便宜了!照平常你上哪见识这么逆天的剑法?!”

  可也是哈!怪不得特么的这小子重剑使得那么好!原来用得是重霄剑谱!!赵曦和瞬间觉得自己心理平衡了三分。

  可惜阎景玉似乎是见不得曲离省心,他一脸正经地冲赵曦和补充了一句:“对了!记得孤竹镇的事儿吗?孤竹山庄庄主的弟弟是我杀的,小桃子去孤竹镇不是为了看什么孤竹清江,完全是为了陪我寻仇。曲离和无影与你比试了一晚内力,就是为了拖住你。”

  妈的!谁能把这小子拖出去打一顿!!!曲离冲着依旧戴着假胸、穿着女装的阎景玉恶狠狠地磨牙。

  赵曦和一脸不忍直视地瞥了一眼女装阎景玉,迅速将头扭到一边。自从他知道阎景玉是男人之后,不知怎地,对他这身女人打扮真是越看越觉得辣眼。然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过分的是,这家伙居然还在吃变声的药物。现在只要阎景玉一开口说话,赵曦和就忍不住想堵他的嘴。

  不过赵曦和对于女装阎景玉嫌弃归嫌弃,但哥们义气还是足足的,他依旧按照原计划拉着自家小伙伴团一路往他昆仑山大本营去。他要带着阎景玉和钱浅上昆仑求剑。

  “重霄剑还在吗?”赵曦和好奇地向阎景玉发问。

  “自然!”阎景玉点点头:“只是眼下还不宜现世。”

  “我可以帮你求取离光。只是你拿回重霄之后,能不能把离光返还昆仑?”赵曦和一脸认真地要求:“你手中有重霄,再拿着离光也是辜负。”

  “可以!”阎景玉痛快点头:“我只借用!五年,最多五年!”

  因为这个借用五年的承诺,阎景玉在赵曦和的帮助下顺利求到了离光。有了趁手的剑,他的武功进益更加迅速,又是两年过去,他的无极内功已经练到了第九层,重霄剑谱在他手中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这个练剑的速度可比原剧情的描述的快多了。

  短短两年之内,江湖上也起了一些变化。已经两年了,那个与君思思长相相似的女孩子滑不溜手,到现在都躲在武当闭门不出,这件事让裴仁楷和李云舒两口子十分烦躁。

  “眼下怎么办?”裴仁楷眉头紧锁,一双利眸鹰隼一般瞪着几名门派长老:“两年了,姓柳的那姑娘现在躲在武当不出来,不仅如此,玄雾阁一家子也跑到武当去了!”

  “掌门莫急,”崔千水笑眯眯的开口劝道:“好在真的阎家遗孤还没有出现,玄雾阁手中拿着赤炎剑自己也摘不清楚,不好在江湖上乱说话。”

  “怎能不急!”一旁的李云舒美眸微寒,紧紧盯着崔千水:“我们之前的行为已经很惹人怀疑,莫说外面,现在我们自家门派里也有人起了疑心。李长老去年说要去神脉谷看女儿,到现在都没回来,这不是避祸是什么?!就算玄雾阁不能多说些什么,但这样僵持下去有什么意义?!重霄剑和剑谱又不能自己飞来!”

  “师娘莫急,只要阎家遗孤还未出现,事情就有转机。”无极门大师兄许经年开口劝道:“不如我们有意放消息,直指宗阎剑庄之事的背后真凶是玄雾阁?”

  “愚蠢!阎家遗孤不是没有出现,而是没有明着出现!”李云舒面色含霜,狠狠一拍桌案:“当年那些阎家的仇人,这些年都快莫名其妙死尽了,这不是寻仇是什么?!你还说阎家遗孤没有出现?!他背后一定有除了钟一脉之外的高人相助!若非你们当年办事不利,又怎会让他逃出江南。”

  “好在当年夫人足够小心,”裴仁楷安抚似的拍了拍李云舒的手背:“玄雾阁的暗桩当时就被灭了口。眼下姓郑就算心里有事,也半点证据都拿不出来。”

  “多年布局绝不可功亏一篑。”李云舒美眸微眯:“眼下看来,阎家小崽子怕是不好对付。当年我有意与君思思交好,花了许多功夫也没能哄得她松口,将重霄剑借我一观。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阎家那小子怕是也精明得很!我们怕是还得从姓柳的那姑娘身上下手。”

  “但她躲在武当派,我们也无从下手。”崔千水皱着眉叹气:“毕竟我们无极门还是不能明着得罪武当这样的名门大派。”

  “那我们就逼她自己下山。”李云舒清丽的脸微微扬起,看起来真的挺像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可惜说出的话却很刻毒:“我们无极门,不是还有个逃跑的小弟子在武当派吗?柳玉和那个小弟子可是要好的很!眼下那个李桃花是曲离的‘亲妹妹’,若是柳玉的名声会拖累自家妹妹,曲离还会继续管她吗?”

  “有理。”裴仁楷微微点头:“之前武林大会,孤竹山庄金夫人向我们抱怨的那件事,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如此妖女,武当派如此公开护着行为不检、杀人如麻的妖女,怕是会引起江湖非议啊……”

  “是啊!”李云舒微笑起来:“随随便便就将孤竹山庄的少庄主给阉了,这种事,可不是一般的江湖女侠能做出来的!”

第710章:侠女,我就是个卖力气的酱油党(85)

  钱浅发现,最近江湖上又开始有了新的传闻,最新的流言有三条。其一就是,当年阎家遗孤其实是女孩,并且与无极门有娃娃亲,是无极门掌门公子裴子空的未婚妻。

  其二是妖女柳玉,为祸江湖,不顾江湖道义,随意杀人,孤竹山庄少庄主金丰,因为阻止柳玉在孤竹镇虐杀无辜,就被断了经脉,毁了子孙根,此女行径如此歹毒,名门正派人人得而诛之。

  其三是武当派曲离的胞妹曲桃,身为正派行为不检,与杀人如麻的妖女柳玉交好,包庇妖女罪行,将妖女庇护在武当派。武当作为名门正派,理应约束弟子言行,将妖女交由武林盟处理。

  关于这三条传闻,江湖上众说纷纭、流言如沸,这个节骨眼儿上,寒月教首先站出来宣布公开支持‘妖女柳玉’。教主墨无影更是亲身作证,说当年孤竹镇之事他也在场,孤竹山庄金丰因为公开调戏曲离的妹妹曲桃,才被断了经脉毁了子孙根,当年下手的人还包括曲离。墨无影大大咧咧地宣布,若有人不服大可以找他对峙。

  墨无影此言一出,江湖上又是一片哗然。许多人对于之前的传闻产生了怀疑,大家都觉得墨无影作为一教之主不可能会在这种与他无关的小事上说谎。如果墨无影说的是真的,那孤竹山庄的少主真真活该,当众调戏武当弟子,到现在还留着一条命已经阿弥陀佛了。

  墨无影率领寒月教公开支持‘妖女柳玉’后不久,昆仑赵曦和也对他的说法做了旁证。而紧接着武林第一世家的公子诸葛流风也在一个公开场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依照他的说法,柳玉并非行径歹毒之人,所谓滥杀无辜不过是空穴来风的污蔑,并无任何证据,他愿意用人格担保,柳玉一定是被冤枉的。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王若琳 飘在空中呼唤女性的爱恨情愁
以必胜信心打胜污染防治攻坚战
出海记|磨合三年终满足苛刻要求 中国企业获得以色列大单}
武汉一线医生:还能和妻子经常见面,我已很幸福
相关推荐
社会--吉林频道--人民网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荣膺“中国妇女儿童慈善奖”
仰望星空  逐梦飞扬(新中国的“第一”·70年)
我们是多数人的政权不是为少数人的富有而存在我们的初心没有变!
高质量发展、“三农”巨变、一体化“弄潮儿”这些都是浙江!丨央媒浙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