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华商学院“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

时间:2020-02-27 02:27:01 作者:邬真儿 浏览量:6347

  从这一天起,钱浅更加勤勉的跟着慕丞相她们学习政事,也认真聆听着钟离凤仪的各种教诲。没了钟离鸾兜底,钱浅对太女这份工作开始有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她真的很怕自己这个资质一般的龙套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因此她只能加倍勤奋的学习。

  “这样辛苦,早知道还不如让你去秦城边关。”慕君朝心疼地摸着钱浅的脸。

  “总得有人担起责任,不能人人都当逃兵啊。”钱浅抬起头冲慕君朝笑笑:“你不要担心,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忍,这些辛苦真的算不得什么。况且我也是为了多学东西,我资质一般,要扛起整个国家还是勉强了,总要多学些才安心。”

  “你已经很好了!”慕君朝神色温柔,他轻轻牵起钱浅的手:“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

  钱浅在皇太女这个位置上,一呆就是十一年,她从来都没放弃过寻找钟离鸾,可惜这位女主大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了消息。

  钟离凤仪六十五岁那年,她终于支撑不住了,终年殚精竭虑终于拖垮了她的身体,使她急速地衰弱下去。弥留之际,钟离凤仪将钱浅叫到身边,亲手将玉玺交到了她的手里。

第385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76)

  “孩子,你别怕,你会是个好女皇。”钟离凤仪这样告诉钱浅:“是娘亲对不起你,硬按着你的头担起这副担子。其实我知道,你想回秦城,想离京城远远的,可是这些孩子里,只有你最适合这个位置,因为你是个个性坚韧的孩子。当女皇是个苦差事,心性比什么都重要。”

  钱浅伸手接过玉玺,冲钟离凤仪露出一个微笑:“母皇,儿臣会尽力,儿臣会像您一般,在我的孩子们中选一个个性最坚韧的,亲手将玉玺传下去。”

  “嗯!”钟离凤仪仰面望着华丽的宫帐子,喃喃自语:“我也对不起阿鸳,是我毁了这孩子。为了在你和小七中间选一个最靠得住的继承人,我把阿鸳当做了磨刀石,放纵了她的野心。”

  “母皇,您放心吧。”钱浅握住钟离凤仪的手轻声安慰:“大皇姐如今潜心修佛,个性平和了不少。”

  “那也……绝不可将她放出来!”钟离凤仪低声嘱咐:“是我这个母亲欠她的,与你无关!”

  “母皇……”钱浅一个头缓慢叩到地上:“儿臣一定恪尽职守,守好江山社稷!今日儿臣接下这玉玺,无怨,亦无悔!您……放心吧!”

  钟离凤仪闭上了眼。钱浅抱着沉重的玉玺,一步一步走出了寝宫大门。她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仰头望着雨后蔚蓝的天空,黄昏的日光透过微湿的空气照在地上,折射出暖黄的光芒。日落日出周而复始,是迟暮,也是新生。

  “7788,”钱浅低头看向自己怀里抱着的玉玺:“去提起免责申诉吧,我要登基做女皇了。如果实在不行,警告就警告吧,就算钟离鸾现在回来,我也不敢贸然把国家交给她。”

  “钱串子……”7788蹭啊蹭啊的靠过来:“尽力就好,真的不必要做到钟离凤仪那一步的。”

  “我其实挺怕的。”钱浅的声音很平静:“钟离鸾不在,她那几个粗壮的金手指也都没有出现,我这里并没有什么外交神童、军事天才、商业巨子,我也没有能够折服邻国君主的领袖魅力,我就是个普通人,一个马上就要当女皇,为一个国家负责的普通人……”

  “可你比钟离鸾负责任!”7788在系统空间模拟出一排拉拉队样式的小花给钱浅加油:“你没有逃避,这已经很好啦!你不觉得你进步挺大的嘛?还记得你刚开始工作时候的样子吗?工作态度敷衍,特别会给自己找理由,出了问题只会赖剧本、赖主角,从来不想该怎样解决。”

  “真有你说的那么差吗?”钱浅微微翘起嘴角:“你也一样,彼此彼此。”

  钱浅步履坚定地走下了高高的台阶。7788说得对,至少她没有逃避。她没有金手指治国团队又怎样?她有三个非常优秀的帝师,还有慕归燕、夏月染、杜锦若、杜锦然、许灼清、苏葵、寒星这批对她无比信任的五皇女党!

  钟离凤仪驾崩,风桥宁用他的君后玉印发了最后一封君后诏书,诏令慕丞相和杜太尉为钟离凤仪典丧。之后,他抱着君后玉印来到了长乐宫。

  “我早知会有今天。从我的阿鸾去了之后我就知道,我只盼你手下留情。”风桥宁高高将玉印捧起,呈到凌贵君眼前。

  凌贵君看着眼前两鬓斑白的风桥宁,不禁想起了前世的自己。与风桥宁不同,前世的他,一句哀求的话都没有说过。女儿死了,家散了,他已然生无可恋。

  今生两人位置调换,失去女儿的是风桥宁,风家现在也已被打压的再无翻身余地,但风桥宁依旧想要活着,哪怕活得不好,也要活着。

  “你不必求我。”凌贵君最终冷冷地开口,他没有伸手去接君后玉印,反而转身就向内室走:“君朝就在东宫,君后玉印应由你亲手交到他手上。”

  东宫的慕君朝已经换上素白孝袍,他身边站着两个女儿,手里抱着小儿子,直直站在东宫的正殿门外等着钱浅。

  “妻主。”远远的,看见钱浅过来,慕君朝连忙带着孩子迎了上去。

  “干嘛站在这里?”钱浅自然地从慕君朝手里接过自己的小儿子。其实这位面的女人不常抱孩子,带孩子都是男人的事。但是钱浅不一样,她还是很喜欢将自家小宝贝儿们搂在怀里的。

  “明日……”慕君朝欲言又止,漂亮的眼眸中居然浮现出一丝焦虑。

  “明日我要灵前登基。”钱浅叹了口气:“没事,别担心,岳母大人亲自主持。”

  “妻主……阿鹤……”慕君朝怔怔地看着钱浅:“明日,你就是女皇了。”

  与慕君朝一起生活了十来年的钱浅立刻就懂了他的意思。她将小儿子交到慕君朝手里,自己主动伸手挽住了慕君朝的一只手臂。这是个大胆的举动,这里的女人没有主动挽男人的,男人挽女人手臂还差不多。尤其是在宫里,钱浅的行为简直可以称得上失仪。

  “我在太女的位置上也有十一年了。”钱浅语气平常又温柔,仿佛在和慕君朝说着最日常的家长里短:“我说过我会是个好妻主,我一定会做到。你放心,我不会另纳君侍的。”

  “你已经是最好的妻主了。”慕君朝的语气微微发涩:“我母亲前两日跟我说,你很快要登基,我以后要做君后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否则你会为难。”

  “我有什么为难。”钱浅微微翘起嘴角:“娶一群进后宫是为了平衡,一个不娶也是平衡。我还省了后宫的开支用度呢。”

  “嗯!”慕君朝腾出一只手来紧紧握住钱浅的手:“其实我是想说,再为难你也不许另娶!成亲那日我说过,你若敢另娶,我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说话真不讨人喜欢……”钱浅翻翻白眼。她知道慕君朝在掩饰什么,但她没有说破。后宫清净的女皇殿下压力会很大,然而作为后宫唯一一人的君后压力只会更大。慕君朝这个男人,只会用凶凶的口气来掩饰他的不安。

  慕君朝会担忧、会焦虑,但他选择信任钱浅,关键时刻总是义无反顾地站在她身边。钱浅想,她自认是好妻主没错,因为她也已经有了这位面最好的夫郎不是吗?

第386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完)

  钟离凤仪发丧后一个月就是钱浅的登基大典。她穿着沉重的凤袍,带着象征着女皇身份的九凤朝阳冠,一步一步走上了那高高在上的,被钟离凤仪看做是祭台的御座。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湖北:一线应急处置医疗卫生人员每人补助6000元
海尔电器战略投资浩泽净水 重塑饮用水行业新格局
法兰克福大教堂顶部受损
高铁偶遇儿子同事,留给我们的不仅是爱和奉献
全国铁路累计有416趟旅客列车下交发热旅客502人
相关推荐
咽拭子标本采样人:病毒在眼前飞 但不能退缩
2017年度省属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信息公开表
24小时国内要闻TOP10:北京至雄安城际铁路开工建设
抗击疫情 众志成城——俄罗斯中国总商会倡议并组织向国内捐赠抗疫物资
想健康减肥,代餐可能帮倒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