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京大学人才评价不唯论文

时间:2020-02-27 03:19:52 作者:过山灵 浏览量:4448

小鹤草看到了田牛,他冲着田年微微一笑道:“大伯放心,没事儿的,你们回去吧,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说完小鹤草打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院外一看,他发现正是之前他注意到的,那个一身黑衣的兵魂者,这人的兵魂是一把匕首,这样的兵魂却是很少见的。

小鹤草看着这人,虽然这人一身的黑衣,但是他却没有蒙着脸,那是一张十分普通的脸,看起来十分的平常,小鹤草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人道:“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那人看着小鹤草,冷笑道:“不,我没有找错人。我找的就是你,小子,还记得几年前他被人攻击,最后刘家被打压的事情吗?现在刘家已经灭亡了,我就是刘家最后一个人。刘家被灭,起因就是,所以我要你死。”

小鹤草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解的看着那人道:“刘家被灭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要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庆祝一下的。当年你们刘家,派出人来追杀我跟我大哥,最后被我们追出生天,之后才开始打压你们,这一切都是你们刘家惹出来的,现在你们还敢来找我算帐?哈哈哈。也好,正好,我当年因为没有实力,所以在对付刘家的过程中,我根本就没有出手,现在好了,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看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走吧,这里可是在城里,你要是在这里跟我动手的话,怕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无数的人来帮我收拾你,你要是真的想与我一战的话,我们就要城外去。”

那个刘家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冷笑道:“好。你还算是一个男人,走吧。”说完身形一动,直往城外纵去,小鹤草连忙跟了过去。

小鹤草他们这里的动静,别个几伙人当然也看的十分清楚。现在两人一离开,刘家的人马上就跟了过去,不过胡家的人却没有跟过去,胡家的那人十分的清楚,小鹤草现在还是在试炼的其间,在这个时候,他们是不能帮小鹤草的,但是别人要帮小鹤草,他们也不会去拦着,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田牛他们一家的安全。

而那个虫魂者一听到那个兵魂者这么说,也马上就跟了过去,这也正是小鹤草要到城外去战斗的原因,他想把那个虫魂者也给引出来,这样田牛他们才不会有危险。

虽然说绿洲城这里有城墙,但是城墙想挡住职业者却是十分的困难,那个黑衣兵魂者,到了城墙边上,几个纵身就跃过了城墙,小鹤草当然也不例个,他也跟了出去,其它的两伙人也跟了出去。

到了城外两人又往前走了五里左右,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片座小山那里,这座小山这里并没有太多的植物,这种环境对于植师到是十分的不利。

那个黑衣兵魂者站在小山上,小鹤草就站在他对面五米左右的地方,小鹤草看着这个黑衣兵魂者,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加三十岁都不到,长的也十分的普通,只是一身的黑衣,在加上一脸的杀气,十分的引人注意。

小鹤草看着这个黑衣人,突的开口道:“我记得你们刘家的人,多是兽魂者吧?怎么你是一个兵魂者?难道你不是刘家的人,而是冒名的?这到是有些意思,你为什么要冒刘家的名?刘家是不是真的已经被灭了?”

那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冷哼道:“少在那里自说自话,我就刘家的人,我叫刘格,刘家是有很多人是兽魂者,但是我却偏偏就是一个兵魂者,怎么?不行吗?田鹤草,刘家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被人给灭掉了,虽然出手的不是胡家的人,但是刘家的衰落,却是因你而起的,所以你一定要死,我不但会杀了你,还会继续的杀胡家的人,直到我死,或是胡家死光为止,我已经生无可恋,报仇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目地。”

小鹤草看着刘格,他突的开口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你这么做,明显就是在找死,你死了,刘家就真的被灭了,如果你活着,刘家就还在,也许有一天,你会真的成功报仇,可惜啊,你却现在来找我,你连最后的机会都失去了。”

刘格看着小鹤草,冷哼道:“哼,你说的容易,报仇,是那么容易的吗?刘家几百年来的积蓄,一着被人刮分干净了,在这个时候,还怎么报仇,我现在就想拉着你陪葬,小子,你受死吧。”说完刘格的手里突的多出了两把匕首,接着双手一动,直往小鹤草攻了过来。

小鹤草一看他的动作,却是冷哼了一声,心里一动,手里就多了两把大锤,整个人好像一下就得僵硬了很多。

刘格已经往小鹤草冲了过来,而小鹤草手里的大锤,却是刚刚才动,而且他的动作好像是一点也不快,他的胳膊几乎是不会打弯的,但是这一锤扫来,却有万钧之力,而且他的大锤速度虽然不快,却可以在刘格刺到他之前,打到刘格。

刘格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身形一转,让过了小鹤草的这一次攻击,想从另一个方向向小鹤草进行攻击,但是可惜的是,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小鹤草竟然称着他后退的时间,开始了抢功,他手里的大锤上下翻飞,直取刘格。

刘格本想抢攻,但是他却发现,小鹤草的每一锤,都封死了他的路线,他只能一步步的后退,甚至他慢慢的发现,自己连后退的路线都被封死了,他正在慢慢的被小鹤草的大锤给圈住,甚至直接圈死。

刘格一发现这一点,两眼不由得一厉,接着他的眼中满是死气,随后他狂吼一声,两把匕首直往小鹤草刺了过去,虽然这样小鹤草的大锤可以提前打到他,但是他却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依然往前刺去。

一看到刘格的样子,小鹤草就知道,刘格要拼命了,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后他手里的双锤,舞动的速度突的快了起来,同时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层石灰色,只不过因为天色已晚,刘格没有注意到小鹤草的变化。

砰!小鹤草右手的大锤,直砸在了刘格的后背上,刘格的脊椎骨一下就被打得粉碎,他口喷鲜血,眼看是活不成了,但是他却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两把匕首给投了出去,这两把匕首如闪电一般,一下就扎在了小鹤草的身上。

但是就听到叮叮两声,那两把匕首虽然扎在了小鹤草的身上,却直接就被撞了出来,根本就没有伤到小鹤草,本来还强忍着一口气,打算看着小鹤草与自己一起死的刘格,一看到这种情况,两眼不由得一突人,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小鹤草看着刘格的样子,叹了口气,一弯腰,准备去拣那两把匕首,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突的从旁边钻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两把细剑,直往小鹤草的身上刺去。

“小心!”一个声音突的传来,但是小鹤草却好像是没有听到这样,他依然慢慢的把那两把匕首给拣了起来,而这时那个攻击小鹤草的人,已经到小鹤草的背后,马上不要刺在他的身上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却从地下穿了出来,直接就从那个人的身前划过,那人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下来,从中间被劈成两半的尸体,往两旁倒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空间变化

小鹤草已经拣起了地上的两把匕首,然后慢慢的转头看着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人,那是一个兵魂者,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武士服,看起来到是十分的普通,现在那人正愣愣的看着他,之前那声小心,就是这个兵魂者发出来的。

小鹤草沉声道:“你是刘家的人吧?”小鹤草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之前监视田牛的两伙刘家人的其中一个。

那个兵魂者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一机灵一下就回过神来,他看了地上那个被劈也了两半的虫魂者一眼,连忙对小鹤草道:“回鹤草少爷的话,正是。”

小鹤草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门爷爷可好?这一次因为回来的急,在加上忙着修练,就没有去聚云城那里。”

那个兵魂者连忙道:“好,很好,请鹤草少爷放心,门老管现在身体很好,只是很想念鹤草少爷,不过我来的时候,他也跟我们说过,让我们告诉鹤草少爷,不要以他为念,专心修练为好。”

小鹤草叹了口气,沉声道:“我知道了,如果你在跟刘家联系的话,帮我代个话,这一次我是出来试炼的,不能在家里常呆,怕是也没有时间去看他了,让他好好的保重身体,等我试炼完了,一定去看他。”

那个兵魂者应了一声,小鹤草这才走到了那个虫魂者的身边,把他手里的那把刺剑给拣了起来,然后又在这两个人的身上翻了翻,找出了一些金币。还有两本小册子一样的东西。在就是从那个虫魂者身上。找到了几只死去蝎子和蚂蚁,就在没有发现别的东西。

小鹤草看了看那几只死去的蝎子和蚂蚁,没有动那两样东西,而是转头对那个刘家人道:“好了,我们回去吧。”那个刘家人有些敬畏的站在一旁,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他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的回到了绿洲城,小鹤草直接就回到了田牛的院子。田牛虽然没有出院子,却也一直没有休息,站在院子里等着小鹤草,一看到他回来了,田牛马上就迎了上去,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小鹤草几眼,接着他就看到了小鹤草身上的两个被匕首刺穿的衣服。

一看到小鹤草衣服上的伤口,田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他看着小鹤草道:“鹤草,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的衣服是怎么了?你受伤了?”

小鹤草笑着道:“大伯放心。我没受伤,这是对方的武器划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好着呢,不信你看。”说完他拉起了衣服,让田牛看。

田牛一看小鹤草的身上果然没有伤口,这才松了口气,他看着小鹤草道:“怎么回事儿?刚刚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小鹤草笑着道:“没事,以前的一个敌人罢了,还记不记得,我十岁的时候,回家来的时候,被人攻击,整条船上的人都被杀了,只有我与胡新大哥逃了去,那人就是当时攻击我的那个家族的人,不过那个家族已经被胡家给打压的够呛了,最近又被他们附近的几个家族给联手灭掉了,那人却把这个仇算到了我的身上,这不,来找我报仇来了。”

田牛一听小鹤草这么说,脸色不由得更加的难看道:“真是不知所谓,这个时候,竟然还想找你报仇,他们还有脸找你报仇,应该是你打他们报仇吧?你可不能放过他们。”

小鹤草点了点头道:“大伯放心吧,他以后不会在来找你的麻烦了,你回去睡吧,我也回去睡一会儿。”田牛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回去休息了。

小鹤草回到了房间之后,就把他得到的那三件兵器拿了出来,那把刺剑他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件很不错的武器,不过也只能算是不错,跟兵魂者所使用的武器,还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兵魂者用的武器,虽然的表面上看起来,跟别的武器差不多,但是只要你把那武器拿在手里,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武器上好像是有一种特别的能量,同时那武器的材质,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这就是兵魂者的去魂物空间,给那件武器带来的变化。

坦白的说,这把刺剑的材料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因为没有经过兵魂者魂物空间的洗礼,所以还算不上一件好的武器。

这把刺剑制做的十分的精美,整把剑全长近一米一,但是只有前面的二十公分左右的的剑尖开了刃,剑后面都没有开刃,虽然有剑把,但是这把剑更像是一把变了形的短枪,不过单手挥剑的时候,这把剑还是可以起到砍、劈、刺等剑常用的招式的,不过冲的来说,这把剑在刺的时候,可以发挥出他最大的威力。

小鹤草有些不舍的看着这把剑,喃喃道:“要是我的魂物空间可以把他收进去就好了。”

小鹤草刚刚说完,突的那把刺剑就消失在了他的手里,小鹤草一愣,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突的,他感觉自己的魂物空间一阵的波动,小鹤草观上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空间里,他发现,那把刺剑已经进入到了他的空间里,而他空间里的面积,比原来更大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健康中国”马拉松系列赛2018钦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开跑
中国建筑设计大师何镜堂:建筑有“两观三性”
“两学一做”系列访谈
工信部发布两份报告——软件业正转向技术创新驱动新阶段
在这里将你的行李箱塞满:明尼苏达州购物指南
相关推荐
远离新冠病毒丨出行就存在风险
商务部:做好重点城市生活物资保供
39秒丨泉水见证冬泳者的勇敢
生命至上 因症施策——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科学救治患者纪实
商务部:做好生活物资市场监测 平抑价格异常波动